首页 > 其他小说 > 病美人师兄有尾巴 > 20、第 20 章

20、第 20 章

目录

    何家大郎带着四人进了屋,一路将他们引到了偏门旁的那个窗户旁边。

    方才黑灯瞎火看不清,如今点了烛灯便能发现,血迹从房屋正门一路滴到了窗边,在窗沿下的墙角处积了小小一滩。

    再往外看去,似乎是怕被发现行踪,血迹到了窗沿之上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看到那滩血迹,何家大郎又止不住地嚎哭起来:“我儿…肯定是被王元良给…给…”

    季兰枝看着那猝然断开的血迹,同闻钧对视一眼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若真是神智尽失的王元良所做,那么且不论他到底是如何打破窗户而没发出一声动静,就且说,一个已经疯了的人,又怎么会刻意让血迹断在窗旁,只为了掩人耳目,不让人察觉他逃离的方位呢?

    只有心思缜密,早有计划的人才会如此注意细节。

    感受着空气中还未消散的气味,季兰枝缓缓扭头,看向了一个方位,他问道:“此方向,通往何处?”

    何家大郎看了一眼仙人所指方向,颤声答道:“是…是坟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季师兄怎么知道,那东西是往坟坡方向跑了?”

    迎着夜色,几人向坟坡走去,林风御看着远方那泛着浓重雾气的山坡,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季兰枝也不好跟他说自己是闻出来的,只能敷衍着打马虎眼:“直觉,直觉。”

    闻钧知道师兄不想说,季兰枝话音刚落,他便附和道:“林师兄有所不知,师兄直觉很准,连师尊都夸过。”

    渡月仙尊都夸过的直觉,林风御立刻便肃然起敬:“原来如此,季师兄真真深藏不露!”

    季兰枝:“……哈哈,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也就师尊不在这儿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不过…师尊若是真的在,恐怕也会接着闻钧的话应和下去吧。

    夜凉如水,离坟坡越近,温度便好似降了不少,竟要比镇中冷了不止一个度。

    季兰枝环顾四周,心说难怪那天晚上给王元良下葬会把许掌柜吓成那样,这地方两步一个坟头,又黑又冷,不远处就是深山老林,普通人来到这里,会害怕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随着坟坡越来越近,那股味道也越来越浓郁,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心下一沉,季兰枝知道,那个被带走的孩子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三人一眼,低声道:“树林以南五里,它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刷——

    佩剑出鞘,林风御一马当先,朝密林之中奔袭而去。

    蔺苍紧随其后,就在季兰枝踏步往前之时,却发现密林中的另一个方向,竟然也传出了那熟悉的气味。

    他拉住闻钧:“我们去另一边!”

    闻钧垂眸看了师兄一眼,突然矮下身,抄起季兰枝的腿窝与后腰,将他打横抱在怀里,朝林子的另一边跑去。

    季兰枝一愣,反射性环住他的脖颈,问道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师兄不能剧烈运动。”闻钧速度极快地穿行在林中,季兰枝抬头时还能看到他清晰锋利的下颌线:“总不能让师兄一个人等在外头吧。”

    季兰枝不在他身边他不放心,林子里的东西不止一个,师兄体弱,若是他们都走了,那东西分散开来偷袭了师兄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季兰枝一寻思也是,以他的移动速度,等进了林子那东西都跑了,于是便安心窝在闻钧怀里,替他指着方向:“东南三里,顺着这个方位直行。”

    脚步一转,闻钧刚抬脚要走,林子的另一边“轰”地传来了一声树木倒塌的声音。

    季兰枝看了一眼那头树影之中闪烁的剑光,说道:“林师弟他们找到了…不好,另一只发现我们了,它正在往山里跑!”

    闻钧又将季兰枝搂紧了些,低声道:“师兄,抱紧我,要加速了。”

    灵气灌于双腿,树丛之中顿时只剩下一道残影,快速朝山中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前方林中出现了一个四肢着地,疾速向前奔跑的妖兽身影。

    仔细去看,便能发现它嘴中正叼着个孩童的手臂,一截沾血的袖子拖在地上,正随着妖兽的动作左右摇摆。

    季兰枝道:“是山狐。”

    狐族分支太多,所栖息的地点也不尽相同,灵山雪狐常年生活在极寒之地,而山狐作为狐族之中最为常见的种类,各大山林中都可能见到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狐族同根同源,这只山狐的修为低下,在同为狐族的季兰枝面前根本藏不住身形与气味。

    金丹期的妖兽,占了地利,一开始还将身后狂追它的两个人类甩在身后,可时间久了它便发现,光靠逃跑是没有办法甩掉对方的。

    山狐脚步一顿,换了个方向准备往那山崖底下的泉眼中躲避,可闻钧动作却快它一步。

    破风声攸地划破流动的空气,千钧剑身电光一闪,在山狐即将跳下山崖之时,以雷霆之势一剑刺穿了它的尾巴,将它牢牢地钉在了崖跟前!

    山狐痛的大叫出声,它一张嘴,那截已然失去了生气的手臂“咚”的一声落在了地上,随着山崖的坡度往下咕噜咕噜滚了几圈,正正好好停在了闻钧的鞋前。

    季兰枝从他怀中离开,双脚着地后,看了一眼那被啃食的七零八落的手臂,眉头深深蹙起。

    原以为带走孩子的原因是厉鬼索命,又或是王家人复仇,可春水镇镇民怎么都没能想到,叼走孩子的凶手竟然是一只妖兽。

    那山狐眼见修为被死死压制,逃也逃不走,趴在那儿口吐人言,求饶道:“二位仙君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它语调娇俏,求饶时声含春水,若是求饶者是个美貌女子,倒与耳边声音相配,可这声音如今从一只刚吃完人肉的妖兽口中冒出,便十分惊悚了。

    季兰枝看了那山狐一眼,说道:“它快化形了。”

    妖兽化形之前,要先学会说人话,再塑人身,这只山狐很明显已经到了半化形的境界。

    闻钧眯了眯眼睛,千钧又往下刺了几分,痛得山狐连声哭嚎:“仙君饶命,这孩子不是我杀的!是…是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林风御便提着个口吐鲜血的山狐尸体,飞身来到了山崖之上。

    蔺苍跟在他后面,神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那山狐看了一眼同伴的尸体,浑身一抖,狐瞳之中竟滚出了一滴泪来。

    倒非是为了同伴的死而伤心,而是为自己即将到来的结局感到惧怕。

    兔死狐悲。

    林风御看了一眼那只吓到发抖的山狐,直接将自己手中提着的尸体扔到了它身边。

    尸身接触山石地面,发出了一声闷响,山狐立刻指着那具狐狸尸体哭叫道:“那孩子是他去镇子里偷来的,我什么都没有做,仙君明鉴!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做?”蔺苍冷声斥道:“将那孩子的尸身吃的只剩一条手臂,叫什么都没做?!”

    大多数妖族刚出生时的兽态都被唤作灵兽,可一旦灵兽杀了人,吃了人肉,便成了妖兽。

    妖兽遇到修士,为避免继续祸害人间,大多结局都是被斩于剑下。

    那山狐似乎也知道他们是来林子里找什么的,为了活命,灵光一闪间说道:“几位仙君,你们可是来调查春水镇冤魂索命之事的?我…我知道事情经过,你们别杀我,我就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闻钧扯了扯嘴角:“别耍花招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千钧很配合地嗡鸣了一声。

    就是这人用剑刺穿了自己的尾巴,山狐很是怕他,往后缩了缩,语气媚谄:“我怎么会在仙君面前耍花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没说完,林风御的剑都指到它脑门子上了:“别废话,快说,不然现在我就送你上西天。”

    季兰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兰枝在心里鼓起了掌。

    不愧是万剑峰的首席,不愧是连宿真君的亲传,行事作风很万剑峰。

    山狐吓得惊叫一声,哆哆嗦嗦道:“我说!我说!是这样的…”

    这两只山狐原是狐群中一对关系不算太好的兄妹,父母还在时,好吃懒做对修炼也不甚上心,后来父母在一场领地争夺之中死去,他们两只什么也不会的狐狸便成了狐群的累赘。

    冬日里山中食物匮乏,于是这两只拖后腿的山狐便被顺理成章地赶出了狐群。

    从前有父母养着,它们并不具备捕猎的能力,这个冬天比以往又要寒冷太多,连只兔子老鼠都抓不到,它们就这样饿着肚子朝北方流浪,直到来到了春水镇,发现了这处坟坡。

    春水镇不兴水葬火葬,死了人便尸身完整地放进棺材里。

    那时的山狐兄妹二人饿得头晕眼花,眼看就要饿死在雪地中时,春水镇镇民抬着口棺材来了坟坡。

    天寒地冻之下,没有吃的,饥饿感推动着它们,在春水镇镇民离开后,刨开了那处新坟,将里头的尸体分食了。

    人肉鲜美,对灵力竟然也有助长作用,刨坟之事有一就有二,很快,坟坡尚未腐烂的尸体都被他们从土里刨出来吃了个遍。

    山狐兄妹的每一次刨尸都做的很谨慎,它们吃完了尸体,又会将土重新埋回去,就是怕春水镇镇民发现,以后都不敢再来坟坡下葬,断了食物来源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七日之前。

    许掌柜带着王元良的尸体来下葬时,它们从下葬队伍的闲谈中得知了春水镇中发生的一系列事情。

    慢慢不满足于只吃尸体的山狐兄妹,准备利用这件事吃点新鲜的。

    它们附身了已经死去的王元良,制造了厉鬼破棺索命的假象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春水镇镇民都被吓破了胆子,整个镇子风声鹤唳,对厉鬼索命之事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

    季兰枝道:“所以,你们为了吃到新鲜的人肉,便故意制
目录 书签
勿念阁" 对手想研究我,发现我根本没上号免费阅读 我以武道斩鬼神旧日人偶 我为长生仙百度网盘 大师兄失忆以后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东篱文学 暗恋你的第七年最新章节 我只想好好当个反派全文阅读 我确实都给他们抛过手绢免费阅读 我设计的妖魔世界最新章节 人生模拟:从养生功开始加词条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